由世健联、康盟邦、时代基因、闻康集团主办的2017大健康英国威廉希尔公司在中国,12月25日-26日在北京大红门国际会展中心举行。解放军白求恩军医学院预防医学教研室主任刘天鹏做了主题为“强化多层次人才培养,主推大健康产业腾飞”,他表示,健康服务业是大健康产业的核心,因为整个大健康产业的服务对象是人,而健康服务业正是和人直接联系的,整个健康产业都紧紧围绕健康服务业发展。以下是演讲全文(有删节):

 

 

现在大健康产业在中国已经成为最热门的一个话题,“健康中国”已经成为国策,这个大家已经很清楚。2015年11月份,中国中央政治局十六届五中全会制定十三五规划,明确推出健康中国行动,今年3月份经全国人大通过,“健康中国”成为中国国策。那么由于健康中国上升为国策,大健康产业也必将成为我们中国经济发展转型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的推手。预计健康服务业,健康产业对我们中国发展的贡献将会越来越大。

产业型健康管理师是健康产业发展方向的引导者

昨天有几位领导已经提到,大健康产业包括的范围非常广泛,不仅是健康知识和健康服务的方法,更重要的是国家法律法规的制定,资本的投入,人才培养以及健康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使用,还有健康服务等。在这里,健康服务业应该说是大健康产业的核心,因为整个大健康产业的服务对象是人,而健康服务业正是和人直接联系的,整个健康产业都紧紧围绕健康服务业发展。所以说健康服务业人才的培养就成为大健康产业最重要的也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健康管理人才是健康产业发展的顶层人才,我这里用的词是顶层人才,不是重要人才,为什么这样说?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的8月19日、20日的全国卫生健康大会上讲,我们中国要把卫生与健康领域的重点,从治未病为中心转移到以维护人民健康为中心。健康维护需要多学科,多角度,而健康管理师恰恰就是利用多学科的理论知识,多个专业的技能来实现专业维护。相比于具有专科的医务人员,营养师,心理咨询师和运动指导师等专科而言,我们具有更广阔的大健康观,所以说是健康产业的顶层人才。

我前几年做报告的时候说过,我们中国的健康管理师应该分为两个层次,一个是产业型健康管理师。产业型健康管理师有更广阔的视野及更宏观的思维,实际上它是要站在产业的角度,不断地发现、认识健康产业的不足以及市场的需求,不断提出新的建议和改进措施,让健康产业不断地发展。所以说产业型健康管理师是健康产业发展方向的引导者。我们今天在座的许多专家就属于产业型健康管理师。

第二个类型是技能型健康管理师,技能型健康管理师是利用各种专业技能和知识为我们老百姓做健康管理服务的。技能型健康管理师需要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加强自己理论知识学习和技能的培训,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能力,更好为老百姓的健康服务。同时通过健康服务的提升,不断地提高老百姓对健康服务业的需求和依赖,所以它会让健康产业更好地,可持续地良性发展,良性互动。

健康管理人才的培养越是有困难越应该要上

接下来我说一下健康管理人才的培养模式。培养模式是一个老词,但健康管理人才是我们国家最近十五年健康管理发展中才提出来的概念。产业发展,人才先行,这说明了人才培养的重要性。我们经常说第二句话是,人才发展,教育先行,说明教育的重要性,教育的地位,健康产业的发展也说明健康教育的重要意义。我们还听过第三句话,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句话也说明人才培养是有固定规律的。用三五年的时间培养合格的人才可能会比较难,所以人才培养需要常年计划。

健康中国成为国策,开启了我们中国大健康产业的发展新窗口,所以人才培养成为最亟需的解决问题。人才培养的几种模式,我们梳理一下,一个是学历教育,学历教育实际上是每个国家都重视的人才培养主渠道,它通过系统理论知识的学习以及扎实的技能学习,再通过实践锻炼,能很快发展成为行业的主力军,成为可用之才。但是学历教育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培养周期比较长。比如,大学本科需要四年到五年,硕士研究生两年到三年,所以整个培训的周期比较长。在我们中国现阶段,人才培养如果用这么长的周期,是不利于整个人才建设的,这是第一种模式。

第二种模式是成人职业教育。这个大家可能很熟悉,世健联培训的主要就是这个模式,就是利用各种力量,包括国有力量,体制内的,包括民营的力量,针对产业发展所需要的人才开展订单式的培训。虽然这个理论可能不够系统,但是对大健康产业人才需求的发展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我们可以利用短时间培养大批人才。目前我们中国大健康产业已经进入快车道,靠学历教育难以满足这种需求,所以成人职业教育成为重要的人才培养渠道。

第三个模式就是岗位能力培训,各个用人单位在实际工作中,针对自己的需求开展相应的理论和技能培训,岗位能力培训需要的时间可能会更短,同时也可以长时间持续。比如,一年培训几次,或者几年连续培训多次,这是完全按照用人单位的需求有针对性地培养。

在人才培养中需要注意的两个问题,一个就是顺势而上,主动作为,我们在座的各位许多都已经在健康行业,健康产业里打拼了几年甚至十几年,可能有很多难处,大家也体会到了这一点。目前中国在大健康产业领域,相应的法律法规还不健全,人才培养的规章制度也不健全,所以造成我们现在运行的困难,但是我认为,越是有困难,我们越应该要上。

世健联大家很熟悉,在没有国家政策铺路的情况下,他们拼搏了十几年成为中国健康教育行业的龙头,也是顺势而上,克服困难完成的。

尽早进入行业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这里回顾一下我们健康中国推进的过程。

健康中国这个词,最早是2009年出台的,2012年在北京市召开了卫生论坛大会,时任卫生部部长陈竺正式把健康中国推向全国。所以健康中国是从卫生部启航推向全国的。2013年发布了40号文件,这个时候健康中国就从卫生部门扩展到整个政府行业、政府部门,这是跨了一大步。2016年3月,全国人大正式批准十三五规划,意味着健康中国正式成为国策。2016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国务院联合发布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意味着健康中国具有了落地实施的规划。

我们看看它变化的过程,中央政治局负责我们国家整体的宏观政策决策。国务院管的是微观的,具体的事情,而卫生部门、国家卫计委是整个行业的具体执行部门。这三个层次反映了三个不同的目的,国家层面来制定我们中国的大政方针政策,这是宏观,但是具体微观是不管的。国务院负责的是具体的,而国家卫计委是对法律进一步解读,让整个方针政策成为一个完全落地的手段。

我们国家在健康领域,特别是大健康产业的发展,法律法规还不健全。预计明年和后年相应的法律法规会立即出台,所以我希望大家关注这方面的法律法规。这些法律法规出台以后,我们要做大健康落地就有了依靠,有了法律依据。这些法律依据制定完以后,国家卫计委会出台更详细的技术规范,让我们去详细操作,这是一步一步往下走的。

目前存在的问题是行政主体不到位。我知道我们在座的各位有不少是卫计委的领导,但是我想说,大健康领域、健康中国这个领域远远超过了国家卫计委的范畴。也就是说,国家卫计委的思维仍然是以看病为主,将来会有更大的部门来管理大健康产业,管理健康中国2030国策的落地,这是第一个要注意的问题。

第二个误区我们要注意的是,虽然现在的法律法规不健全,我们工作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我想现在法律法规少,技术规范少,少了好多限制,我们可以不拘形式地开展工作。

当一个行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以后,国家肯定要规范这个行业,或者行业自律,这时规模越大的机构,话语权肯定越大。那么话语权更大的机构就会成为规则的制定者,所以我认为,能够越早地进入行业,将来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现在健康教育还存在第一个问题是重理论,轻技能;第二个是重医学,轻健康;第三个就是重治疗,轻预防,这是国家整个卫生系统存在的问题;最后一个,重取证,轻能力。

这是我今天上午报告的主要内容,有些地方没有展开,咱们以后有机会再探讨,谢谢各位。